海盗王壁纸
首頁 | 看世界 | 健康養生 | 中老年廣場舞 | 休閑愛好 | 作品展示 | 中老年時尚 | 老年人活動 | 中老年用品 | 老年權益 | 退休網 | 歷史秘聞 | 老年游 | 佛教網 | 養老網
老人癡迷收藏奇石 76歲老人近20年來已藏石300余塊,其中“西游記”讓人大開眼界。
老奶奶可硬舉115公斤 80歲的老奶奶是一名健身達人,她每周健身4次,能夠硬舉115公斤。
老人自駕2萬公里看女兒 80歲奶奶為看到女兒,自駕2萬公里從南非自駕到倫敦。
楓網
您現在所在位置:首頁 > 楓網 > 出版湘軍

初心不渝 青春火花丨白靜:把中國出版推向世界

發布時間:2019-07-15 09:33:11  來源:紅網

白靜在2016書業年度評選頒獎典禮上。

2018年白靜(右三)拜訪復旦大學出版社。

編者按:堅持黨建引領、守正創新,“出版湘軍”用一份份亮眼的成績單,在新時代圖書藍海,勇立潮頭。這些成績的取得,是無數出版人尤其是基層黨員出版人“板凳一坐十年冷”的汗水結晶。他們初心不渝、使命勇擔,在開拓創新中激蕩青春力量,在火熱青春中放飛人生理想,用實干苦干將“出版湘軍”品牌擦拭得更加锃亮,薪火相傳且歷久彌新。在建黨98周年之際,紅網時刻新聞記者走近優秀基層黨支部、一線崗位青年黨員,了解新時代湖南年輕出版人的故事。

紅網時刻記者 嚴遠丹 長沙報道

“中國內容創意領袖刊全球文化產業觀察者”,自《出版人》創刊之日起,這句話就印在了雜志的封面上。80后青年骨干白靜,正如這句話所說,15年來,和團隊一起,力做全球文化產業前沿的瞭望者,并搭建起了一座連接中國出版與世界的橋梁。

立初心:從劃船的水手到領航者

白靜是一個北京女孩。2004年,《出版人》在北京創刊,她進入雜志社從事發行工作。在那時,她就堅定了自己的職業追求:做知識和文明的傳承者,做中華文化海外傳播的溝通者,讓更多讀者,讀到更多好書;讓更多好書,走向更寬廣的世界。

前十年,白靜是一名頗有成就的業務員。從2015年開始,集團對她委以重任,升任她為《出版人》雜志社副社長和中廣瀟湘廣告(北京)有限公司總經理,從一名只需埋頭劃槳的水手,變成了一個需要給團隊指明前進方向的領航者。

行業發展日新月異。團隊未來三到五年該怎么走,往哪走?白靜一直在思索。“你得想出方向,團隊中的孩子們才能跟著你做。”

要指明團隊的發展方向,自己就必須緊跟行業前沿,不斷吸收新知識,時刻保持敏銳度。

在這方面,市場和客戶是最好的老師。不管多忙,白靜都力求保證自己的客戶走訪量。她頻繁出差,一個月多則有15天以上,少則也有10來天是在外地走訪客戶。

“你只有經常面對面和行業中的大咖多見面,多聊天,才能更快獲取這個行業的新信息和新方向以及大家關注的熱點。”

盡管忙,但她熱愛生活,關心團隊,只要一有時間,惜時如金的她愿意花上兩三個小時做一份蘋果派,帶到辦公室給伙伴們嘗,或者帶著伙伴們到自己家里搞飯吃。“我最喜歡吃她做的燉豬蹄”,團隊的一名90后告訴記者。

守初心:一年半沒收入始終不離開

15年的職業生涯中,白靜也經歷過她的至暗時刻。

2010至2011年,雜志社還是由中南傳媒與另一家公司共同持股。由于時任社領導決策上的失誤,雜志社的經營舉步維艱,入不敷出。身為業務員的白靜,有一年半的時間沒有提成收入。在北京,她每月只有1000來塊的基本工資,“這點錢都不夠墊付我的出差費用。”

在最艱難的時候,白靜也猶豫過,掙扎過,是否要換一個行業試試?但是,因為對那份初心的堅守,白靜沒有離開,而是跑到湖南,向集團求助。她把《出版人》當時的業務模式、未來的前景、雜志社在行業當中的地位、團隊的協作能力,以及團隊成員的素質和能力,向集團領導進行了闡述。領導們看到這支團隊對刊物的堅守,被整個團隊的力量所感染,把雜志的股權全部收了回來,幫助雜志社還清了債務。

“如今,《出版人》已經從集團的‘雞肋’,發展成為了集團的優質資源。”白靜自豪地說。

護初心:犧牲業務也要守住媒體話語權

一本雜志、一個媒體,其營收離不開廣告收入。然而,當客戶訴求可能會損害媒體話語權與公信力時,該如何權衡,白靜與其團隊給出了自己的答案。

曾經,一個老客戶想憑借與雜志社的業務關系,在書業年度評選中,評上“年度出版人”。書業年度評選由《出版人》雜志社主辦,已經舉辦了15年,其評選流程十分規范,評選標準也很嚴格,堪稱書業的奧斯卡。盡管對方是個大客戶,白靜團隊還是果斷拒絕了這項不合理的要求。

然而,身為雜志社的經營負責人,白靜在拒絕客戶訴求之后,還是努力從其他方面對客戶進行彌補,以修復關系。

“作為行業媒體,我們可以從新聞報道、提供行業動態信息等方面,給予客戶更多關照,但我絕不會為了經營利益,犧牲媒體話語權來換取客戶,絕對不能,整個《出版人》團隊都不會這么做。”

此外,還有公司沖著書業年度評選的影響力和公信力,想出巨資買下活動的冠名權,但要求獎項的評判標準由他們來定,或者在評選中給他們提供方便。白靜團隊也拒絕了。

持初心:架起中國與世界文化溝通的橋梁

《出版人》雜志社作為一個行業服務媒體,在行業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?起到了怎樣的作用?白靜團隊給自身的定位是:橋梁,一座能夠把中國出版推向世界的橋梁。

起到中外溝通作用的版代會就是雜志社的品牌活動。版代會,即版權代理人懇談會。每一個大型出版公司,都在中國委派了版權首席代表,他們的作用就是在中國進行版權代理和國際文化貿易,因此也稱版權代理人。

怎么才能讓中國的出版商引進國外的好作品,并且把自己的作品輸出去?這些年來,白靜等人帶領的《出版人》雜志社一直在幫國內的出版機構辦版代會,讓中外雙方增進了解,“比如,對方今年在哪一個方向、哪一個產品的品類上有好作品,有哪些新品要推出來等。”

除了版代會,在國外舉辦書展,也是把中國出版推向世界的有效途徑。《出版人》雜志社與法蘭克福書展集團以及博洛尼亞展會集團開展深度合作,為中國出版商提供了很多機會,讓他們在國際舞臺上能夠發聲,獲得展示自己的平臺,為此,白靜及其團隊付出了很多努力。

在白靜看來,中國的文化輸出不是單向度走出去,而是一種互動。在走出去之前,一定要與對方交流,摸清對方需要什么。

中國人總是喜歡把自己的傳統文化推出去,比如京劇等國粹。但是,白靜團隊經過多年調研后發現,外國人其實更想了解的是一個現代化的中國,而不是古代中國。

“那我們努力做的是,告訴中國的出版商、文化人,國外需要什么,從哪個點切入才能讓外國人對我們的文化感興趣,然后向海外精準輸出,讓外國人看到他們想看到的今天的中國。”

白靜團隊這些年為中國與海外搭建的文化溝通橋梁,已經取得了成效。今年4月1日,在意大利博洛尼亞國際童書展,中國展會吸引了200多名來自全世界不同國家不同膚色的人參會。“而在以前,中國在海外舉辦書展,底下坐的全是中國人。”

今年十月,法蘭克福書展將如期舉行。

作為國內對接法蘭克福書展最密切的合作伙伴,雜志社已經接到了大量來自國內出版機構的咨詢電話,“毫不夸張地說,只有《出版人》能給他們提供最好的資源對接,”白靜說。

返回楓網首頁>>

【責任編輯:fw017 】
更多
熱門推薦
關注楓網微信
關于我們 | 聯系方式 | 招聘信息 | 廣告服務 | 服務條款 | 網站地圖 | 我要投稿 | 友情鏈接| 快樂老人報廣告刊例
Copyright 2010-2015 快樂老人產業經營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
ICP備案號:湘ICP備10007000號 湘公網安備 43010302000210號
海盗王壁纸 5628116179628785184282236058892248493053525238321535675735672412645570526574272335680579942224574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